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的博客yunlong079

萧曲醇酒醉风烟,笔墨诗书博海缘。千阕心曲抒韵赋,万般雅趣涌潺泉。

 
 
 

日志

 
 

【转载】(原创)古韵、新韵与入声字之思考  

2012-07-29 19:36:35|  分类: 诗词工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韵、新韵与入声字之思考(附入声字表)

“秀水石桥碧玉,白云影照似沉。风儿识趣惜幽境,躲进荷丛未敢。”这是拙作辘轳体《七绝·江南恋》四首小诗中的第一首。行内人一看便知此诗是用的新韵,尽管韵脚与平水韵中部属毫无二致,但“秀水石桥碧玉家”(仄仄平平仄仄平)句中的“石”字的平仄却明确是按新韵使用,如果依平水韵“石”字为入声归入仄声此句就犯孤平了。诗句中用了入声字,按新韵和古韵两种尺度衡量差异就出来了。

古人作律诗填词用古韵,基本上是“平水韵”与“词林正韵”,而今推广的“普通话”(即《新华字典》的标准注音),被人们称为“新韵”。“新韵”与“平水韵”存在许多的差异,一是由于语音的演变;二是原来的入声字一部分被归入普通话的平声,而另一部分则仍然被保留在仄声中所致。所以古人按“平水韵”或“词林正韵”作的一些律诗和词,我们今天用普通话来读,就常常感到并不合律甚至有的地方常有出韵之处,问题的关键所在就是因为语音变化以及那些已被归入平声的入声字在作怪。很多当代写作古体诗的人喜欢用“新韵”,因为这样作出的诗词用普通话直接朗诵其抑扬顿挫音韵感更好。

谈到语音的演变,我作为五十年代出生的南方人深有体会,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所在的城市居民语言拿现在的眼光看简直是土得掉渣。“石头”不叫“shi tou”而叫“sha tou”(厦头),“斜”不读“xie”而读“xia”(霞),“者”不读“zhe”而读“zha”(眨),“些”不读“xie”而读“xia(),“车”不读“che”而读“cha”(差),“遮”不读“zhe”而读“zha”(渣),等等不胜枚举,现在的小孩偶尔听到这种发声都觉得诧异和好笑。这主要归根于语音演变和普通话的普及,冲击了古老的发音,让地方方言(其实就是古代语音在封闭的狭小地方得以留存)发生了变化,向普通话音逐渐靠拢。记得杜牧有一首诗:“远上寒山石径,白云生处有人。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 其中的“斜”就是古音“xia(霞)”,所以才押韵。又如辛弃疾的《鹧鸪天·代人赋》:“陌上柔条破嫩,东邻蚕种已生。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 山远近,路横,青旗沽酒有人。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野荠。”中的“些”(xia虾),“斜”(xia霞)。再如陆游的《柳梢春》“锦里繁,环宫故邸,叠萼奇。俊客妖姬,争飞金勒,齐驻香  何须幕障帏。宝杯浸、红云瑞。银烛光中,清歌声里,休恨天。”中的“车”(cha差),“遮”(zha渣)。就是这种古音才构成那个时代的和谐押韵。我真幸运有幸生在五十年代,童年时正好赶在普通话普及刚刚开始,古老的发音还存在在人们的日常交谈中,所以这些古音还在记忆中留存,给品读古诗词带来许多方便。

古人写诗词,是给那个时代的人品读的,用那个时代的音韵创作诗词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无可非议。时代在变,语音也在变,作诗填词也要与时俱进,如果还守残抱缺,死守着已经被历史淘汰的语音去作诗填词,强求今人和后人用古音去诵读,那将很难为人们接受。

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和人口大规模的流动,现在正处在新旧语音变革转型时期,因此格律诗词的创作也正处在一个类似春秋战国时代。如何传承我国古代的优秀文化遗产,怎样发扬和光大它?正摆在我们面前。古老的“平水韵”和现代的“新韵”屡见众诗家的作品之中,随之而来也就带来了一系列问题,用“古韵”,由于有几千年的中华文化底蕴支撑,占有大量的词汇和成语,所成诗句占尽天时地利。由于有的成语和词汇都是由入声字构成,如“巧夺天工(仄仄平平)”、“保家卫国{(平)平仄仄}”、“精忠报国(平平仄仄)”、“罄竹难书(仄仄平平)”、“宵衣旰食(平平仄仄)”、“峡谷(仄仄)”、“腊八(仄仄)”等等由于当中的入声字已成平声致使用新韵写诗词的写手在引用时常常陷入尴尬,而且有许多字如“叠”、“压”、“夺”你也很难在“新韵”中找到相应的仄声字代替。因此在古韵的扬弃问题上还的确让人费思量。我在这个问题上也常常犯难和苦恼过,明明想用新韵写作,却由于某个或几个字的推敲上又不得不舍弃新韵而转用古韵,对此也只能是常常苦笑不已。还好有几首总算是成功的用新韵构成诗章,如近期的一首《七律·赞海峡论坛》以及《七绝·惊蛰》、辘轳诗《七绝·江南恋》四首。这总算是一个探索。对待古韵和新韵我的态度是:在写作中尽量用新韵,非用古韵不可时转用古韵也未尝不可,权当是偶尔破格(其实是是破新格尊老格)。当然在同一首诗中两者最好不要兼而有之(即有的入声字按新韵,而有的入声字又按古韵),不然就乱套了。即使是用古韵写作对于那些发音已经完全改变的字在韵脚上还是坚决放弃不用为好,而对那些已被古代诗人在实践中合并使用又符合现代诗韵的韵部完全可放心合并使用。

为方便查寻那些已归入平声的字,现将其按照现代诗韵划分的部首编辑如下,其中每个句号之前(顿号之间)的字读音相同;最后四个部首划有斜线“/”的表示没有入声字。已归入现代汉语仄声的入声字因为其不与现代音调平仄相冲突则不予编入,特此说明。

 

现读平声的入声字一览表

 花部:八、拔、跋、魃。擦、礤、插、锸、察。搭。发。抹【~桌子】。撒、杀、铩、刹、煞。塌。扎【捆~】、匝、咂、拶、扎、杂、咂、轧、札、闸、铡。搭、达、答、瘩、怛、笪、靼、妲、沓【量词】。乏、罚、伐、筏、阀、垡。轧【挤】。压、鸭、押。夹、浃。掐。瞎、呷。铗、荚、颊、郏、恝、戛。侠、峡、硤、狭、匣、辖、黠、狎。挖。刮、括、鸹、栝。刷。滑、猾。

歌部:胳、鸽、搁、割、咯【象声词~~】。喝。磕、瞌、搕。得、德。革、格、隔、膈、嗝、镉、蛤、阁、葛、骼。合、盒、颌、核、劾、阂、鞨、涸、翮、纥、貉、阖。壳、咳、揢。舌。泽、择、责、则、啧、幘、箦。折、哲、蜇、磔、辙、蛰、谪。拨、剥、钵、饽。撮。戳、踔。裰、掇、咄、敠【敁~、同掂掇】、夺、踱、铎、度【忖~】。佛。国、掴、帼、虢、馘、郭、聒、蝈(蝈蝈)。豁【裂开】、劐、耠、攉、活。摸、膜。泊【湖~】、泼。嗍、缩。说。托、脱、橐。嘬、昨、捽、笮。卓、桌、焯、捉、拙、梲、灼、酌、镯、浊、着、浞、斫、斵、诼、琢、啄、茁、濯、擢。勃、脖、渤、伯、亳、魄【落~】、舶、鲌、泊、箔、帛、铂、搏、博、薄、膊、礴、钹、驳、踣、卜【萝卜】。摸、膜。

些部:噎。鳖、憋、别、蹩。跌、蝶、碟、谍、牃、喋、堞、鲽、叠、迭、瓞、昳、垤、耋。接、揭、疖、结、洁、诘、劫、节、杰、截、捷、睫、竭、碣、羯、桀、讦、颉。捏、苶。撇【~开】、瞥。切【~开】。帖【妥~】、贴。歇、蝎、楔、揳、胁、协、挟、撷、叶【和~】。约、曰。撅、决、{}【主~】、觉、绝、厥、蕨、橛、蹶、獗、爵、嚼、诀、抉、玦、掘、倔、谲、矍、攫、钁、鴂、噱【大笑】、孓、崛。缺。削、薛、学、穴、噱【~头】、踅。

姑部:屋。出。督、厾【点~】、毒、读、渎、椟、犊、牍、独。福、幅、辐、蝠【蝙~】、服、菔、伏、匐、袱、栿、洑、弗、拂、怫、茀、绋、氟、佛【仿~】绂。忽、惚、唿、鹄、斛、槲。哭、窟。扑、噗、仆、璞。俗。叔、淑、菽、熟、孰、塾、赎、秫。突、凸、秃。族、卒、足、镞。竹、竺、烛、逐、躅【踯~】、术【白术】。

衣部:一、壹、揖。逼。滴、迪、笛、涤、敌、狄、荻、籴、翟、嘀、鏑、嫡。迹、绩、积、击、檕、屐、激、圾、唧、缉、芨、及、汲、极、级、岌、笈、急、即、疾、嫉、集、吉、棘、籍、藉、亟、殛、瘠、脊、辑、楫、戢。劈、霹。沏【~茶】、七、漆、戚、槭、嘁。踢、剔。吸、悉、息、翕、螅、昔、惜、膝、析、淅、晰、皙、熄、夕、汐、矽、裼【袒~】穸、觋、锡、席、习、袭、隰、媳、檄。只、织、汁、直、植、殖、值、职、侄、执、跖、縶、摭。吃。湿、失、虱、实、石、食、拾、识、十、蚀、什、湜。

居部:菊、掬、鞠、局、橘、桔。曲、蛐、屈、诎。戌。

开部:白。拆。拍。塞。摘、側【~歪】、宅、{}(又音){}(又音)。摔。

飞部:黑。尅【~人】。{}~紧】。{}(又音:没有)。贼、鰂。

高部:{}~皮】、{}~饼】。勺、杓、芍。{}~眼】。{}~火】。

收部:粥、轴。

山部:/

根部:/

方部:/

东部:/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